13.4.18

啊!妈妈中暑了!

有一天妈妈中暑了,
整个人昏昏沉沉,
吃没胃口,
做事情没有力。
宣炜的朋友刚好要生日了,
他叫我陪他去书店买礼物。
回家后他叫我和他一起包礼物。
我们拿旧日历来包,
出乎我们意料,
包好后刚好图画的中心点出现在礼物的中央。
我们都很开心,
突然,我的病也好多了。
宣炜说,我叫你一起买礼物,一起包礼物,
就是希望你开心一点,
病快点好。
贴心的宣炜。

21.2.18

这个新年很特别

已经九年没有回SARIKEI过新年。
每个人很惊讶:哦。。。为什么?
我丈夫觉得机票很贵,
每年清明节回去就好了。
买机票的事从去年年中开始催促,
几个月都没有动静。
我跟自己说,
急不来,
那是他自己的家乡,
到时总会买的。
我的责任是,
每隔一小段时间就再提醒一次。
我三姐还说,
没关系,不要催他,
可能他觉得机票真的很贵。
若到时真的买不到机票,
随时可以决定回来怡保过年。
结果,去年年尾,
我家老爷终于狠下心,
以RM2955买下了三张来回票回SIBU。
亚航也够狠了,
以这样的价钱,
还需要凌晨四点起床,
五点坐上TAXI赶去KLIA2。
我和宣炜拖着疲累的身子,
胃也涨风,
宣炜很是不舒服,非常疲惫,
一直要找地方坐下来,
站都没有力。
CHECK IN行李时,
排队的队伍绕了几圈,
才轮到我们,
宣炜说他已经开始头晕,
我帮他涂上标油,
嘱咐他要跟着队伍。
好不容易CHECK IN了行李,
JOSEPH带我们去一个比香港餐厅更拥挤的小店吃早餐。
宣炜已经开始咳嗽作呕,
丈夫见状,
忙说换个宽敞的餐厅。
机场里到处人头涌涌,
每人行色匆匆,
我们身在其中,
情绪也难免紧张起来。
到了餐厅,
宣炜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这时,我忍不住和丈夫说:以后我们可不可以再加几百块,
坐正常时间的班机回去过年?
我这身老骨头,
不耐折腾。
多赶几趟这样的早班机,我命都要短几年。
我丈夫面有难色,
欲言又止。
我心想:老爷一定觉得我和宣炜很娇气,
有飞机坐就好了,
还要选班机。
我表达了感受后,
当然也就乖乖在餐厅休息。
JOSEPH去叫了一盘看起来不错,
价钱也合理的“经济炒米粉”,
他安静享用他的早餐。
我后来去叫同样的经济米粉,
那员工要加给我一个大大的炸鸡腿,
我连忙隔着玻璃橱跟他示意说我不要鸡腿。
回去座位和丈夫说起此事。
他说你这一身毛衣,
让员工觉得你是韩国人,
想多做你一点生意。
JOSEPH用幽默的对话,
缓和了紧绷的气氛,
宣炜这时也休息足够了,
我们一家开始有说有笑,
享用了简单的早餐。

(以下照片是刚到机场时拍的,那时我和宣炜还是兴奋开心的,还没有因为拥挤而感到头晕眼花。看我们灿烂的笑容。。。我家老爷每次在多人的地方拍照,总觉得不好意思,笑不出来。)








飞机上没有东西吃,
没有戏看,
我和宣炜当然不敢投诉,
因为过年回家肯定是不能买马航机票的,
这个我和宣炜都很明白。
我们在飞机上乖乖看书、聊天说笑。
飞机飞到一半遇到气流,
飞机抖动了很久,
但感谢神我们都没有晕机。
等餐车推过后,
我们便拿出美味的番薯饼和叉烧包来大口大口吃,
因为要吃很快,
免得给空中小姐讲我们。
由于是早班机,
机上的人大多都倒头大睡,
大家刚才赶飞机真的太辛苦了。
坐在我们后面是一个妈妈和两个小毛头。
我们一上机就祷告小毛头不要哭闹,
结果他们两个很快就睡着了,
没有吵我们,
真的很感恩!
下飞机后,
姐夫来接我们。
Joseph好像饿了很久似的,
一出闸门就去SUGARBUN买了一份快餐。
我瞪他一下,他说是他的古早味。
我也不方便再说什么了。
古早味这东西是很难抗拒的。
在车上,我和宣炜将Joseph的古早味拿过来吃。
我觉得面包和薯条都不好吃,
而且是冷的!
宣炜说面包还好,
薯条不好吃。
吃了几口,我们说要留给Joseph,
因为是他买的,
不能吃完他的快餐。
Joseph和姐夫聊天,
直到下车进家才吃。
我到家后继续睡觉,
也忘了问他快餐还有古早味吗?
我也忘了自己睡了多久。
宣炜上楼来跟我说大姑下班回来了,
后来又来跟我说Henry也回来了,
最后他上来跟我说:
妈妈,你睡这么久,今晚不能睡了。
我终于才爬起来,
但身体还是累累的。
哇,这早班机实在有够辛苦。。。


(宣炜和Henry在楼下玩得很开心,Henry几乎将他的所有玩具都搬出来和宣炜一起玩。两表兄弟乐开怀,宣炜在东马的笑容比在西马的笑容灿烂!)





恰好12号是 TIFFANNY的生日。
晚餐我们去华华酒楼吃。
大姑叫了好吃的奶油鱼汤,
就像西马的鱼头米粉的鱼汤一样味道,
但这碗鱼汤的鲜味更足一些。
晚餐后我们在家点蜡烛唱生日歌吃SECRET RECIPE的乳酪蛋糕。







13号,我和Joseph到BINTANGOR去走走,拍拖,
买了出名的ROJAK和光饼。
还在一间衣服店买了一套睡衣给宣炜。
我很喜欢这个小市镇。
Joseph跟我说他就是在这个小市镇的某间礼拜堂祷告接受耶稣的。
对了,之前我们和宣炜还去了一趟胡椒局,
原本想在那里买胡椒粒和胡椒粉,
但原来他们已经批发出去给别人卖了。
我们在一幅用白黑胡椒粒构成的地图前拍了照片。








宣炜几乎每天傍晚和HENRY去公园运动。
他们打羽毛球和玩篮球。
我有时候散步,有时候打球。
可惜运动时没有拍到照片。

14号早上我们和大姑去早上的市集。
我们出发迟了,
买不到华人的烧肉,
但大姑买了土著的本地猪烧肉。
哗,原来很好吃,
肉质很嫩,
味道也没有那么咸,
只是它的皮特别韧,无法咬得动。
大姑每天煮很多菜肴给我们吃。
我们在市集买了好吃又便宜的水翁,
才RM7一公斤,
西马要RM16。
东马的水果很甜很甜,
是自然的水果甜,
他们说那边的泥土好,
种出来的水果也好。

15号就是除夕了。
我们今天早一点到市集去,
终于买到了烧肉。
而且,还买了烧肠、元宝型年糕。
茶点方面就买了帽子糕、肉碎煎面包、
炒面、炒米粉、炸肉丸。
要特别提一下肉碎煎面包,
里面的肉碎是卤肉碎,
夹在两片面包里面,
外面蘸面粉蛋汁慢火煎香,
特别的是它不油腻。
大姑说这是佳节才有售卖的茶点。







回家后我们就开工烹制我们的迷你盆菜了。
各种菜肴分开炸、蒸熟。
然后是一层层摆盘,
最后浇上一个上汤芡汁,
就完成了我们的迷你盆菜。
足足做了两个小时。








我还用芋头做了两个甜点,
芋头酥和芋泥。





忙了一个早上半个下午后,
我们终于在下午两点多吃团圆饭了。
满桌子的美味丰富菜肴,
吃到肚子都快要撑破了。
迷你盆菜一下子就被扫光了,
底下的粉丝吸收了菜肴的精华,
非常入味。
其他的菜肴包括煎鱼、鸡汤、
猪脚、PAGODA炒菇、
咖喱鸡、粉葛汤、PAKU菜、
烧肉和烧肠。




初一早上,
福州人的传统是要吃红酒面线。
鸡汤是放整只鸡熬煮成的,
很浓很香。



初二午餐,
我们去SUGARBUN吃好吃的炸非洲鱼套餐。
餐厅人山人海,
感谢神我们霸到一个卡位。







重看自己写的,好像都是说吃的。哈哈!
民以食为天!
这个过年特别的是,
让宣炜可以在爸爸的家乡过年,
与Henry一起生活一段日子,
他们很享受一起玩烟花、
运动、阅读、吃东西。
我看到Joseph与老朋友见面很开心。
我自己无法与家人在新年时团聚,
是有少少的遗憾,
但是我的丈夫在往年都陪我回乡过年,
还有什么要求呢?
年过完了,
回来西马,
继续打拼,
继续读书,
继续在城市里努力过生活,
继续阅读,
继续成长,
好好把要做的事情做好。

29.1.18

拉女,拉仔,独子

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偶尔会用脚车载我去找舅婆串门子。
我很喜欢去,
因为那里有RIBENA喝。
当我一小口一小口喝着饮料时,
我就听大人们在聊天。
有些听得懂,有很多听不懂。
我常听到他们跟我妈妈说:
哎哟,这个女真是拉女拉心肝了。(粤语)
意思是我妈妈很疼我这个小女儿,
常带着我在她身边。
我还听到另一个说法:
拉仔拉五脏(粤语)。
我那天在车里和宣炜说起这件事。
我加多一句:
你是独子,比拉仔更宝贵。
最后他用广东话说:独子拉全身。
意思是他是我们的宝贝中的宝贝。
感恩他确实知道我们很爱他。

何止全身,是整个身,心,灵都关心他。

注:拉女指最小的女儿,拉仔指最小的儿子

19.1.18

买了狗狗的邮票

今天阅报看到原来昨天出了配和狗年得特别邮票。
煮好午餐后还有十五分钟时间,
过去邮局看看,
感谢上帝人不多,
因为是星期五祈祷时间。
买不到首日封,
但至少买到三款的邮票,
分别是警犬、导盲犬和ANJING KESAN。
设计得很细腻,
很值得买。
感恩,感恩。。。

与宣炜聊天

喜欢在车里与宣炜聊天,
他总有很创意或很出人意表的见解。
昨天聊到一位女同学学业进步得很明显。
我说有可能之前他的潜能还未完全发挥。
宣炜说:我觉得自己的潜能也是还未完全发挥。
我说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去年考试温习时还是很轻松,
我觉得最重要是上课要专心学习。

他的记忆是超好的,
所以温习起来不吃力。
只希望他保有学习的热忱和谦卑的心,
在学习的路上继续昂首前行、坚韧不拔。


Scrapbook

去年去Johor旅行之后,
宣炜回来后努力自己做Scrapbook。
前年去Sabah旅行后我们一起第一次做,
想不到他这次自己愿意做,
而且还画了很多美丽的图片,
我特别喜欢他画每一餐每个人的食物,
画得非常细腻。
他也用许多生动有趣的叙述来记录每一段行程。

最后的LEGOLAND没有做到就开学了。
我觉得也没有关系。
最重要是他学习善用假期时间,
做一些有益身心灵的小东西。

我想以后当他长大了,
重看这些记录时,
应该会发出会心一笑。
也将会是美好的回忆。

11.12.17

禁食祷告营

十二月5-8日我带着宣炜去PD参加学园传道会的禁食祷告营。
孩子们有自己的儿童节目。
这次是由SinGUAN的两个儿女带领儿童节目。
每次宣炜回到房间都会滔滔不绝跟我说他在儿童节目那里学了什么东西。
有时,他们被教导如何为原住民祷告,
有时是为父母祷告,有时是为自己祷告。
有时是玩好玩的桌游,有时是TELEMATCH,
有时是灵修,有时是看电影--ZOOTOPIA。
他还将整部卡通片跟我说一遍,
而且说得很精彩!
我跟他说,
明后年你再多参加两年,
中学时,你就可以做助教了。
最后一天,
他们呈现了一首歌和一个舞蹈。
宣炜带着非常舍不得的心情离开了P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