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0.19

学跆拳道告一段落

上个星期六是宣炜最后一次学跆拳道。
他不想去考红黑带,
说是怕压力。
他是一个特别的孩子,
东西过去了,
就不会留恋。
我问他有舍不得,
他说还好。
反而是我有些不舍,
这运动陪伴了宣炜五年的日子。
我还记得当他第一次学时,
我特地去到学校陪他换上制度。
我其实是感慨时间过得那么快啊!
转眼间,宣炜就快小学毕业,
进入中学了。
而他,如果顺利的话,将会参加另一个课外活动,
少年军。
希望他的中学生涯多姿多彩。

收到稿费



宣炜的稿刊登了。 
他好像并不在意他没有看到那份刊物。 
他只是很热衷于他的稿费。 
现在拿几块钱的稿费,
还要费力在邮政局填写表格,
交代为何会得到这笔款项。
不过整体来说,
宣炜还是挺高兴的。

24.9.19

Taman Tugu






最近我们爱上了这个公园。
那是看报纸说这个公园的建立花了很多公款,
闹得沸沸扬扬。
好像是说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在吉隆坡市中心建立一个公园。
我们去的第一次,
在那里阅读了建立公园的一些历史,
原来这里以前是一些英国人居所,
因为那时没有收垃圾服务,
所以在他们的居所附近累积了几百个罗里的垃圾。
这个公园主要还是一个小森林,
里面有人造的好几条走道。
公园里面的树从全马各地的NURSERY运送过来,
建造的过程结合了许多专家,
包括从森林局(FRIM)和各大学的研究人员。
好像也建了很多年,
才有今日的成果。
休息和厕所都很干净。
在休息的地方,
还可以找到一些能够当拐杖的竹,
我不懂是管理人员准备的,
还是爬山者留下的,
但我每次都有借来用,
就觉得准备的人很贴心。
那时候极力反对建公园的人,
不懂后来有来这个公园走走吗?
我是小居民一名,
我没有很了解整个过程,
也许在建的过程的确有人舞弊贪污等,
所以才那么多声音出来。
但当我去这个公园时,
我真的喜欢这样的一个公园,
是闹市里面的一股清流,
我相信旅客也是会喜欢的。


21.9.19

鬼马的宣炜







这个年龄的宣炜极少主动叫我们帮他拍照。
有一天他穿上跆拳道衣服要出发去训练时,
竟然拿起一把不懂叫什么的东西,
然后摆了几个凶悍威猛的照型叫我们帮他拍照。
他其实是有表演欲的小孩,
只是他也内向,
所以只能在家里看到他这幅模样。
他在外面的时候是非常内敛的。
哈哈。。。

30.7.19

依然贴心的宣炜

今天宣炜约了朋友打羽毛球,
Joseph和他一起去。
我有家务要做,
也要去买杂货,
就没有一同去了。
宣炜在加水进水瓶时,
轻轻问我一句:
妈妈,你会闷吗?
我心里顿时温暖起来,
我说:不会,妈妈有东西要做。
他说:哦……你有计划啦!
我说:是的。
出门之前,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吻。

23.7.19

谈心

昨天在车里宣炜和我说他心底的感受。
这个考试年原来带给他莫大的压力。
他说他自己像个机器,
读书,做功课,考试。。。
他说他以后都不要做学长了,
因为下课时要站岗,
不能和朋友聊天,聊一下也不行,
老师会来责备。
他是一个很看重朋友的人,
所以下课时不能跟朋友在一起他一定很不好受。
我说,你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这很好,你了解自己的需要。
听他的感受时,
我学习当个聆听者,
不批评,也不分析,
只是听他的感受,尝试理解他的感受。
我又跟他说,少年时期时,
我们开始寻找自己的定位,
所以我们开始会慢慢更加认识自己,
也开始讨厌一些事情,
这是正常的。
我希望他少年的时期仍然愿意和我谈心,
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挣扎,纠结,喜乐,兴奋都和我说。
我学习,要成为他的朋友。

12.6.19

木鼓

宣炜用150块,再加上Joseph出的两百多块,
买了一个木鼓给自己,
然后就每天在客厅里训练自己打木鼓。
打到手掌红红还不亦乐乎。
很有热忱的样子。
家庭分享会时还殷勤地选歌锻炼。
好认真哦!
也好啦,这也帮助他不那么专注在考试的压力上,
和那个所谓的电玩。
我一直觉得帮助小孩培养其他的兴趣,
如运动、阅读、下棋、画画、写字等等,
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样当长大工作后,
休闲的时候才可能过得更有意义,
不然就只剩下苍白的滑电话和看电视的活动。
很可怜的。。。